登录推广|客服 |

扫描或点击关注
中金在线客服

使用财视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

下次自动登录

登录
忘记密码?立即注册

其它账号登录:新浪QQ微信

手机网AndroidApp IOS
手机网AndroidApp IOS
欢迎您,
首页 > 视频 > 财经夜听

【财经夜听】他是一个敢于做“梦”的人,而这些梦都尽数实现了

中金在线财经夜听 2017-10-10 21:39:54
音频内容
  我在这里,不等风来,不等雨,只为等你。你无须开口,我会带着故事,走向你。财经夜听,听我说故事。

  听众朋友们晚上好,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十点整,欢迎收听今天的财经夜听,我是夏静。

  今天的节目,我们将继续说金正大的业绩再一次刷新历史之后的故事。

  缓控释肥的成功突破,让中国摘掉了只能生产低端化肥的落后帽子,跻身高端肥料行列。

  但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,金正大却总是被“欺负”,“中国出口控释肥料到发达国家,产品检测结果对方说合格就合格,说不合格就不合格,但却从来不说是什么检测方法”。

  这背后只有一个原因——缓控释肥还没有国际标准。

  国际标准是国际贸易中货物验收的基础,是保证国际市场有序运行的游戏规则。制定标准者,等同于变相建立贸易壁垒。

  发达国家凭借强大的技术创新优势,不遗余力地主导国际标准的制定。国际标准化组织(ISO)共组织制定了2万多个国际标准,其中95%以上由少数几个发达国家垄断,中国参与的只有0.7%。

  在传统化肥领域,中国自1935年第一家氮肥厂诞生起,80多年来也同样处于这样的被动中。

  当发现控释肥处于国际标准空白时,金正大看到了机会:是时候由中国来掌控游戏规则了。

  2012年和2013年,金正大联合化肥国际标准的中国对口单位——上海化工研究院等单位,先后向国际标准化组织提出了《控释肥料国际标准》和《脲醛缓释肥料国际标准》申请。

  做惯了行业老大的美、加、日、德,第一次遭遇挑战很不适应,在他们眼中,中国的化肥产业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水平。

  “你们国家搞控释肥才多少年?你们现在能不能生产还是个问题呢。凭什么来制定标准?”有参与国毫不掩饰敌意,在讨论现场强硬质疑。

  但实际上,那一年全世界控释肥的产量约300万吨,而中国仅金正大一家,就达到了180万吨的生产能力。

  这种明面上的歧视,只是中国团队遇到的首个挑战,在历时3年的征求意见、立项、讨论修改、审核过程中,发达国家为了“下绊”,可谓挖空了心思,甚至在审核时的英文表述上背地里做手脚。

  不过,在硬实力面前,发达国家的代表们不得不妥协。

  最终,两项国际标准方案均获得通过,并分别于去年4月和今年3月颁布实施。

  “美国、英国人多傲气!回头把这个标准采纳成他们的国家标准了,后来荷兰也是。这实质上是对中国的肯定吧。”上海化工研究院刘刚主任对此颇感欣慰。

  两项标准的通过,让中国化肥业终于结束被动,站上了全球至高点。

  历经十几年奋斗,金正大后来居上,成为了行业排头,也成为引领行业不断转型升级的开路人。

  今年7月,金正大获得批准的“新型缓/控释肥料与稳定肥料研制”项目也同样是事关全局的大动作。

  该项目是“十三五”国家重点研发计划——“化学肥料和农药减施增效综合技术研发”试点专项。在这一专项下的34个项目中,金正大是唯一一家来自企业的牵头承担单位。

  平台之上,金正大集结了业内最优秀的创新资源,除山东农业大学、中国农业大学、清华大学、浙江大学等12家高校,中国农科院、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、中国科学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等7家科研院所外,还携手业内16家企业一同参与。既为科研成果转化成现实生产力提供了保障,也为参与企业创造了持续创新的契机。

  领跑,意味着要自己摸着石头过河,要挺过从实验室到田间推广的一切难关。4年内研发出40余种成本更低、效果更好的新型肥料,达到比现有化肥减量10%-15%,养分利用率提高5%-8%,这一目标在没有借鉴的前提下实现起来并不轻松。

  金正大集团副总裁陈宏坤在9月24日的项目启动会上表示:“我们一定会集思广益做好项目的协调、服务工作,秉持融合互联、共创共享的理念,与35家单位一道,推动项目的顺利实施,争取把这个项目做成产、学、研、用结合的典范项目。”

  金正大集团董事长万连步说:“中国农业有一个现代化梦,金正大有一个农民富裕梦。”

  现在,他们这个梦正越做越大,现实也正越来越璀璨。

  好了,今天的财经夜听,我们就聊到这里。财经夜听,伴你好梦,晚安。想要了解更多,可在各大视频网站搜索中金在线视听,更多精彩的财经节目在等着你。
精选节目
猜您喜欢
看过的人还看过